<
TK小说网_书荒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邪性老公太霸道 > 第1357章 他真的很好很好
    曾明悦回去时候很不幸的碰上了堵车,出租车堵在路上一堵大半个小时。

    曾明悦回到小别墅时都已经快午夜了,别墅黑漆漆的,曾明悦推开门,悄声换了鞋,摸黑往楼梯走。

    刚走了几步,就听啪的一声响,头顶的水晶灯突然亮了起来。

    她吓了一跳,定睛去看,就见沙发上坐着个人。

    傅嘉贝(身shēn)上穿着家居服,坐在那里的(身shēn)影却依旧(挺tg)拔气势,一双眼眸沉沉看过来,曾明悦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僵在原地,咬了咬唇才心虚的问道。

    “你在等我吗?”

    傅嘉贝盯着曾明悦没说话,曾明悦被他看的越发没底气了,慢吞吞的走了过去,试探着在他(身shēn)边坐下,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对不起,我……我下午去跑一个新闻,有些麻烦,所以就忘记回来了……”

    傅嘉贝看着曾明悦,女孩微微低着头,垂者眼眸,她的睫毛在不停的抖动,放在(身shēn)边的手不安的扣着沙发的边缘。

    她可能不知道她并不擅长说谎,傅嘉贝抿了抿唇,见她脸红红的,他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果然凉冰冰的。

    他顿时也没了计较的心思,倒心疼了起来。

    “怎么这么凉!”

    曾明悦的双手果然也凉冰冰的,整个人都像是从冰柜里冒出来的。

    “我……出门忘记穿外(套tào)了。”

    曾明悦早晨出门时是穿了外(套tào)的,却落在了咖啡厅里。

    傅嘉贝又看了曾明悦一眼,她大概是忘记了,早上时,他是看着她出门的。

    沉默一瞬,他才开口道,“去放些(热rè)水泡一泡。”

    曾明悦这才抬眸看他,“你呢?”

    她神(情qg)有些不安,傅嘉贝调整了下(情qg)绪,抬手捏了捏她被冻得发红的鼻尖。

    “我一会儿上去。”

    “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曾明悦微微红着眼睛,她觉得自己今天和傅嘉贝都约好了,结果却一天都没人影,傅嘉贝应该很生气的才对。

    现在他这样温和,她倒是越发不安了。

    “没有,我没有生气,上去吧。”

    傅嘉贝微微笑了下,安抚的拍了拍曾明悦,曾明悦却拉着傅嘉贝的手不肯放开。

    “没有生气那你就和我一起上去。”

    傅嘉贝有些无奈,揉了揉她被风吹的微乱的发丝。

    这女孩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连发丝都染着沁凉的夜色,他温声道。

    “王妈和张妈都睡了,你先上去,我去给你煮碗姜糖水,不然明天要生病的。”

    所以,他不和她一起,并不是生气了,而是要去给她亲自熬姜汤水吗?

    曾明悦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怕自己哭出来,忙抱着傅嘉贝的腰,将脸埋进他(胸xiong)膛。

    他怎么能这么好这么好,可他越好,她便越觉得自己和他不般配。

    这几天发生的一点点小事,像是小溪汇聚成江河在曾明悦的心里翻涌不停,她控制不住眼泪往下落,心里不安又害怕,却又不敢和他说。

    “好了,快上去放水泡澡!”

    她将头埋在他的(胸xiong)前,傅嘉贝低头只看到曾明悦乌黑的头发,他只以为她是在撒(娇jiāo),拍着她的背催促道。

    “嗯!那我上去了。”

    曾明悦不动声色的应了句,起(身shēn)便跑走了。

    傅嘉贝看着她跑上去的(身shēn)影,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

    她刚刚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那么依赖那么亲密,傅嘉贝感受的到,曾明悦是(爱ài)着他的。

    他想,她可能只是因为太过善良了,她的那个同事毕竟是因为她受伤的,所以她放心不下也是正常吧。

    半个小时候,曾明悦裹着浴袍坐在被窝里,傅嘉贝将煮好的姜糖水端给她。

    “快喝掉。”

    “嗯,想不到你还会熬姜汤水!”

    曾明悦接过了碗,她本来以为男神说的姜糖水就是丢几片姜,随便熬一熬,没想到碗里的姜糖水像模像样。

    放了很多红糖,还飘着葱段和姜碎,浓浓的味道自冲鼻端。

    傅嘉贝在(床)边坐下,闻言挑眉,“难道我就应该不食人间烟火?”

    事实上,曾明悦也真的是这样以为的。她以为像男神这样的大少爷,肯定连姜葱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看来以后我们还需要很多的时间来了解彼此。”

    傅嘉贝扯了扯曾明悦垂落在(身shēn)前的长发,盯着她,示意她快些喝姜糖水。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还很短,确实并不足够的熟悉彼此,他暗暗的想,以后自己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女朋友。

    姜汤水并不好喝,火辣辣的,还有浓郁的姜葱味道,曾明悦喝的额头冒了汗,眼睛水汪汪的,浑(身shēn)却都(热rè)了起来,连心里也都无比的温暖火(热rè)。

    两人躺进被窝里,曾明悦将自己蜷缩进傅嘉贝的怀里。

    “晚安。”

    头顶传来傅嘉贝的声音,他暗灭了灯,亲吻了下她的发顶。

    “晚安。”

    曾明悦微微笑着说道。

    只是过了许久,她闭上眼睛,眼前闪过的还是今天在咖啡厅里的一幕幕。

    她浑(身shēn)都微微僵硬了起来,怕影响傅嘉贝睡觉,她一动都不敢动的。

    黑暗中,傅嘉贝却睁开了眼眸,他静静看了看蜷缩在怀里的女孩。

    “有心事?”

    “我有点睡不着,是不是影响到你了?”

    曾明悦微微咬唇,仰头看傅嘉贝。

    “没有,为什么睡不着?”

    傅嘉贝其实心里有些燥(热rè),怀里抱着的是自己的女友,两人前两(日ri)才发生了关系,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她(身shēn)上沐浴后的清新味道一直往他鼻子里钻,他难免有些意动,其实也不大睡得着。

    只是他敏锐的感觉到曾明悦有点不对劲,好像有很多的心事。

    比起自己那些(欲yu)念,当然是女友的心事心(情qg)更重要,照顾女孩子的心(情qg)也是最起码的尊重。

    他问起,曾明悦抬起头看他,差点就掉下眼泪来。

    他真的很好很好……

    细心体贴,温柔专(情qg),优秀到完美。

    可是她呢,真的是糟糕透了,家世糟糕,连她的人也都一般般,不够优秀,不足以匹配他,甚至于她可能还有某种遗传(性xg)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