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K小说网_书荒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耻之徒 > 第七百八十四章 随风而去
    李奇志曾说过,每个人都有价,这个价未必一定是金钱。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开价方式。对沙漠中濒死的旅者而言,世间最宝贵之物莫过于一杯水。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来说,价值亿万的宝珠也许还不如一颗琉璃珠。

    龙公明这种人,什么样的宝贝能入他的眼?

    金钱和权势肯定不够看,他是唯我独尊的大枭雄,一身本事天下间没几个人能媲美,这天底下值得他低眉折腰事权贵的东西太少了。他很看重东西伯利亚的发展,在李中华的幕后控制下,那片土地正日渐蓬勃。对了,他跟李中华之间虽不是死仇,却赌这一口恶气,所以他一直对李中华在东西伯利亚地区的作为感兴趣。

    “龙大哥,你若不急着回东西伯利亚找李中华算账,倒不如先跟我一起走一趟喜马拉雅。”李牧野拐弯抹角建议道:“据我所知,李中华在雅库茨克的基业固若金汤,你现在回去了也没有好果子吃。”

    龙公明沉吟了一下,道:“有夜妖在,就算回去了,那王八蛋也奈何我不得。”随即又道:“不过,既然雅库特的发展势头很好,我这时候回去只怕反而再起争执,引得局势动荡。”

    李牧野道:“那就还是跟着老弟去喜马拉雅。”

    龙公明忽然单刀直入道:“去哪里都无所谓,我在乎的是你有没有实力在短时间内让我衣锦还乡,踩着李中华的脸让他把偷走我的东西还回来。”

    “这算是龙大哥你提的条件?”李牧野开门见山问道。

    龙公明点头道:“只要你敢应承,龙某就愿意跟你混三年。”

    “会不会急了点?”李牧野道:“你跟着施罗德混了三十年,也只混回这一架飞机,现在你三年就想压李中华一头,未免太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龙公明道:“如果你真有自己吹嘘的那么厉害,三年时间必定是够的。”

    李牧野一拍大腿,干脆道:“成了,就这么说定了。”

    龙公明被施罗德囚禁在身边三十年,在这漫长的时光里,他失去了亲族的拥戴,失去了妹妹,失去了在雅库特土著中的无上权柄,失去了时代飞速发展带来的各种机遇。他已经六十多岁了,东山再起的野心不灭,但从零开始未免太漫长了。

    李牧野是共和国特殊部门重要人物,权柄在手,主持共和国南海相关事宜,自己麾下有安知远这样的商界大亨,同时还得到了南海门陈氏的全力支持。就财富和资源而言,这个平台对龙公明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战机在大气层边缘区域飞行,这个高度更有利于机械冷却,同时也可以最大可能的避开各国的侦查雷达以及施罗德的电子卫星系统的追踪。为了尽快赶到喜马拉雅山脉,龙公明启动了超音速模式。战机高速行进中,李牧野的人还在南大西洋上空,心却已经飞到了喜马拉山脉深处。

    ......

    此时此刻,喜马拉雅山南麓,万古巨木,参天蔽日。

    五名男子在一片绝壁前将一个中年女子困住。

    “陈小姐,听我一句劝,神宫不能开启,你束手就擒,我玄尘担保你不会有性命之虞。”头上黑发多白发少的老玄尘站在五人前列劝说道:“陈小姐是女中豪杰,民族巾帼,见识手段都在老夫之上,该知道老夫这是肺腑之言。”

    中年女子正是陈淼,闻言轻轻一笑,道

    :“老前辈说笑了,这我可不敢当,您是独霸武榜五十五年的天下第一,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在你之上?”她细长的丹凤眼掠过玄尘,停留在李中华的脸上,道:“听说你前阵子跟刘长风两个联手暗算儿媳妇,不但没得手,刘老怪还受了伤?”

    李中华面沉似水,闻言微微皱眉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陈淼冷笑道:“今天若是有人死,最先死的一定是你!”

    李中华道:“我可以死,但神宫不能开启!”

    “什么狗屁神宫,不过是上古一座遗址,困了些猫三狗四的东西在里边罢了。”陈淼翻手亮出一枚菱形金属,道:“秘钥在这里,你们哪个自觉得有本事就过来拿,总之今天这件事我坐定了!又道:那些洪扎人为了这破东西已经被锁在这里六千年,你们还想困人家多久?”

    “陈小姐,你若只是为了那些洪扎族人,这件事还好商量。”一条手臂的文雕龙说道:“为了这件事,你已经带着我们在这山里转了许多日子,该是时候有个结果了,我外头还有好多学生呢。”

    陈淼道:“文三爷说笑了,我陈淼虽对那些人有承诺,但还不至于这么不知轻重,这件事的意义有何止关系到几万洪扎族人的自由?你们都清楚所谓神宫里封印的是什么,你们也都清楚为什么会有神宫和这个封印,你们更应该清楚近代三百年来西方世界的人都做了什么,我说如果我们不还击就会有灭种之忧,文三爷觉得如何?”

    文雕龙叹了口气,转脸看向一旁的红衣喇嘛,道:“大和尚,你是她老师,这时候你得说话呀。”

    红衣喇嘛双掌合十,道:“痴儿,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陈淼微微一笑,道:“老师父,您一把年纪了,油灯见底,残烛临风,何苦还来凑这个热闹。”

    红衣喇嘛道:“圣地神宫是我佛国禁区,你纵然是我的亲传弟子,也不能进入,痴儿,把秘钥留下,你走吧。”

    陈淼道:“人活百岁古来少见,老师父活到这个年岁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何必一定要闹到师徒反目的地步?这圣地神宫也不是你们家祖传的,更非你们佛国遗产,要知道释迦牟尼还没出生的时候这地方就存在了。”

    红衣老喇嘛叹道:“你这痴儿太也顽皮,怎地连佛祖都敢拿来说笑,圣地神宫存在的历史虽然比佛祖诞生悠远,然而我佛化身千万,生生世世无穷尽,所遭所遇范及宇宙八极无限广......”

    “既然如此,就更没必要计较这弹丸神宫。”

    “正因为如此,才更要镇魔伏妖,正是普度众生之意。”

    “你们口口声声说神宫是你们的,里边有妖魔鬼怪需要你们镇压,那我问一句,老师父可知道这里头镇压的是什么妖魔鬼怪?修造神宫镇压他们的又是什么人?”

    红衣老喇嘛顿时语塞,迟疑了一会儿摇头道:“历代祖师未曾说明的事情,本上师怎么知晓。”

    陈淼道:“神宫是什么人修建的你们不知道,里边镇压的是什么你们也不知道,你们难道不是在多管闲事?”她莞尔一笑,又道:“老师父我不是说您不好,只是觉得没有这个道理。”说着,最后把目光投向金发碧眼的西方男子,道:“虽然知道你是个西贝货,但我现在就当你是施罗德本尊了,你肯定知道这下面的秘密,不如说出来帮老师父扫个盲?”

    施罗德二代克窿人面色微寒,不苟言笑道:“陈淼,你该清楚今天这个局面下,你没有机会进行任何计划了。”

    陈淼道:“若是我真没有机会,你们几个又何必围而不打?”又道:“施罗德,我知道你这些克窿人当中有一个是真的完全得到了你的学识和智慧的,我就当你便是那个施罗德了,你且说一说一万多年前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那场终结人类文明的大洪水,又为什么会有这座喜马拉雅山,南北两极是怎么形成的?这所谓神宫里关着的是什么东西,修造神宫的又是什么人?”

    “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些事?”施罗德二代克窿人不悦道:“各位还犹豫什么呢?现在一起出手干掉这个女人抢回秘钥,我必定会言而有信,把各位需要的东西双手奉上!”

    “为什么西方世界几千年都蒙昧过来了,偏偏近代三百年突然领先东方了?”陈淼忽然发难继续问道:“施罗德,你遮遮掩掩的在那里顾左右言它,究竟是要隐瞒什么?你满世界狩猎基因突变的人类,到底为什么?”

    施罗德二代克窿人怒道:“陈淼,你不要妄想用言语动摇我等决心,你不看看今天在场各位有哪一个是能被你言语说服的,你若够聪明就立即交出秘钥,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陈淼淡然冷笑,道:“我陈淼在这个圈子里几十年,生和死见识的多了,这两个字早就不看在我眼中了,今天我就想揭一揭所谓文明禁区的盖头,让一些人丢掉不切实际的幻想,让他们明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八个字不是随便说说的。”

    这时候,她手中的菱形秘钥忽然开始放光,脚下的大地开始轻轻震颤。

    李中华赶忙道:“陈淼,你先冷静一下,千万别冲动,你对我个人的成见也好,仇恨也罢,以后怎么清算都随你,现在我请你务必克制,放下秘钥,停止一切动作,开启神宫这件事关乎民族存亡,甚至可能影响到世界的历史进程......”

    “李中华,你快给我闭嘴吧!”

    陈淼不屑的:“少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你李中华做过什么,正在做什么,我都清楚,我明白告诉你,就算是你留了那孩子一命,我也不会感激你,更不会觉得你做的对,不管是南凕会,还是北极圈,人家早已背信弃义,追求昔日荣光,只有我们还在自我否定,我认为一味模仿是没办法拿到主动权的,华夏人的命运还得掌握在华夏人手中的好。”

    “快出手阻止她!”施罗德二代克窿人忽然惊声大叫起来。

    与此同时,陈淼手中的秘钥光芒大作,她全身都被这光笼罩在其中,并且整个人开始虚化。在她身前仿佛形成了一堵墙,玄尘,红衣老喇嘛,文雕龙,施罗德二代克窿人同时出手撞上去,却都纷纷止步于这堵无形之墙前。她的念力竟强悍到这般地步,同时阻挡了四大高手的进击!

    只有那个男人一步过去,探出手,轻而易举便刺破了这堵墙,他的手抓在虚化的陈淼脸上,惊骇的发现指尖触及的只是些碳水化合物,而陈淼的身体飘飘荡起,正迅速的随风消散。最后对着李中华唇角泛起一丝笑意道:“听说人死后还可以下地狱,我要先走一步了。”

    轰然巨响中,整座大山突然剧烈震颤起来,山摇地动中,百米巨木悄然陷落,一座巨大的天坑正迅速形成中......

    :。: